icon
我们是要成为电竞王的男人!| Debug Time
发布于 Dec, 3, 2018

Your will

My hands

明天下午,就是英雄联盟 S8 赛季全球总决赛的冠军争夺赛了,这场比赛对于很多电竞爱好者来说,几乎是一年里最重要的一场比赛,何况参与决赛争夺的,还有中国的战队,他们或许能拿到中国大陆在赛事上的首个冠军。

电子竞技,慢慢变得更为被中国社会所接受,在很多人眼里,“ 打游戏 ” 是一门高深的体育运动,再也不是父母口中的 “ 瞎玩 ” 了。

为了了解中国近两年电子竞技的发展历程和从业者的现状,差评君做了一些包括 RNG 在内的电子竞技从业者采访,希望大家能更直观的了解中国的电子竞技行业。

1.

 

“ 我 *** !” 李鹏程前一秒还在盯着屏幕,后一秒差点扔了手机。画面里,RNG 战队被一波 0 换 4,直上高地,倒在了英雄联盟 S8 全球总决赛八强的路上。

 

赛后,李鹏程发了条朋友圈:“ 不尊重对手,装!直接退役解散吧!” 配图是赛前 RNG 得知对手是八强实力最弱的欧洲 G2 战队时,全队狂笑的画面。

 

随即,“ RNG输了 ” 的话题爆了微博热搜,上一次形成这样大规模的讨论事件的还是冯绍峰和赵丽颖领证。还可以预见的是,英雄联盟在国内将遭遇一次大规模卸载潮。

这已经不是电竞第一次受到全民关注,在今年八月的亚运会上,一群面庞稚嫩的年轻人穿着印有国旗的国家队队服,代表中国拿下了两金一银的成绩。曾经 “ 不务正业 ” 的电子竞技,就这么羞羞答答的展现在主流社会面前。

作为一个老 “ 撸狗 ”( LOL 玩家的自嘲名 ),李鹏程觉得 “ 有种熬出头 ” 的感觉。

 

李鹏程,93 年生人,16 岁就背井离乡,相继在广东、云南、杭州多地打拼,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,唯一不变的是对游戏的狂热。

2.

那天和李鹏程们一样守在直播前的,还有皇族俱乐部的商务总监汪海草( 化名 )

 

彼时他正在成都为粉丝物色合适的线下观赛场地。从线上到线下,RNG 已经不仅着眼于成绩,也在尝试打通电竞产业链,而粉丝社群的运营,是重中之重。大型院线是汪海草期望下沉到各线城市最合适的观赛场所。

 

S8 赛开始前,RNG 和奔驰、凌仕等品牌达成了广告合作,肯德基还为 RNG 推出了定制薯条产品。在 S8 总决赛开始前,耐克悄悄签约了队内 “ 世界第一ADC ” Uzi ,巨幅海报里,在他身边的,是詹姆斯和白敬亭。


之后伊利还紧急赞助了 RNG,除了拍摄广告片,还有铺设到全国各大超市的人形广告版。

俱乐部很看重这点,他们希望队员能成为全国性的话题,而不仅仅是电竞圈。借助顶级的传统广告商,是实现目标的最佳手段。

“ 只要撑过这 30 秒,一切都好说。” 直播里主播声嘶力竭。

 

然而随着第 37 分钟的团战,Uzi 被率先击杀,这只几乎赢得了 2018 年所有英雄联盟赛事冠军的俱乐部,还是没能继续他们的传奇。

 

那天晚上,俱乐部老板发了可能是建队以来最大的一次脾气,皇族俱乐部位于上海的新总部里,百号工作人员 “ 和上坟一样 ”,死气沉沉。

 

3.

李鹏程从 S3 赛季开始打英雄联盟,但是水平一般。同样逃课泡网吧,他的哥们刘晓峰是自己圈子里从 “ 耍游戏 ” 到 “ 电竞 ” 距离最近的那一个。

 

刘晓峰喜欢别人叫他 “ 李哥 ”,因为他最喜欢的职业选手 “ Faker ” 本名李相赫。他的水平也的确称得上一流。

 

从 S4 赛季开始稳居超凡大师 150 积分,在朋友圈里的李哥擅长各种 “ 秀 ” 的英雄,是不折不扣的大神。去年流行绝地求生( 一款射击竞技类游戏 ),李哥开始双线作战,一度打到亚服 62 名。

李鹏程羡慕李哥的天赋,但是李哥说自己只不过在网吧呆的时间更长,逃的课更多。

 

在李哥登上亚服前一百的那个赛季,走南闯北后回到重庆的李鹏程开始张罗给李哥联系职业战队。

触手可及的电竞梦,让李哥陷入了更疯狂的训练,吃住在网吧,半个月回家洗一次澡,刷一次牙。

李哥说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 “ 弱智 ”,这其实是整个社会对电子竞技的态度。

 

90 年代末,起源于韩国的世界电子竞技大赛 WCG 的电子竞技,在近两年才在中国火起来。艾瑞数据相关报告显示,2016 年中国电竞整体用户规模达到了 1.7 亿, 2017 年同比增长 104.9%。

 

庞大的用户群显然不是一朝促就,李鹏程原来玩《 穿越火线 》、《 地下城与勇士 》、《 魔兽世界 》。至今仍记得当时的 “ 电竞第一人” Sky 李晓峰赢得 WCG2005 魔兽争霸 3 世界冠军时,身披国旗的巅峰时刻。

 

那可能是中国电竞初期游戏玩家的共同记忆。

 

之后的十几年,国内一直不温不火的电子竞技,很大程度上要感谢腾讯,这个财大气粗,有钱又有 “ 权 ” 的游戏大鳄。

 

在此之前,很少有公司能够完整覆盖电子竞技全产业链,从下游到上游,游戏开发、代理、赛事承办、衍生产业开拓,腾讯在中国电竞无处不在。 

2010 年腾讯游戏竞技平台( TGA )发布,全面整合了腾讯游戏旗下超过五十款竞技产品和单项赛事,将线上赛事和线下赛事进行了融合。


如果说王思聪组建 IG ,给国内电竞俱乐部树立了规范化的标杆,那么腾讯则为电竞行业职业化、稳定化提供了保障。不论吃相难看与否,相对健康拥有造血功能的产业闭环,确实在逐步形成。

 

当一个巨头生生用钱把社会偏见的外壳砸出一个大洞时,不安的游戏人口红利带来的是喷薄的市场和前所未有的消费能力。

 

最早那批拿着小霸王玩街机的孩子们,开始赚钱了。

4.

在成为 2018 年现象级俱乐部之前,皇族电子竞技俱乐部一直都不那么顺,国外大赛长期被韩国 SKT 战队压制,国内战绩起伏不定,还在 2015 年降级后通过交易保留 LPL 联赛名额,队名也改为 RNG 战队。

 

S8 是迄今为止皇族俱乐部的高光时刻。电子竞技历来是 “ 唯成绩论 ”,在淘汰率极高,更新换代极快的电竞产业,没有成绩,没有人会记住。

 

开了挂的 RNG 就在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口中的 “ 电竞黄金时代 ” 第一年,靠着全华班阵容一路狂飙,拿下了基本 2018 年国内所有的英雄联盟赛事冠军。

2016 年签约 RNG 队伍的 Uzi,在今年亚运会上带领中国队战胜宿敌韩国队,获得英雄联盟项目表演赛金牌。

 

与此同时,俱乐部终于赚钱了。

 

按汪海草的说法,2012 年建立的俱乐部在之前几年连年亏损,赛事奖金、广告赞助是收入的主要来源;直播平台兴起之后,赛事直播收入一度占到总收入的百分之七十以上,在相当一段时间里,这样畸形的收入结构成为了电竞俱乐部的常态。

 

去年开始,皇族俱乐部开始扭亏为盈,靠的是战绩提升和 Uzi 效应带来的品牌赞助。

在这之前,赞助商少且品类单一,基本是外设厂商,而奔驰、耐克、伊利这些传统品牌的入局,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电子竞技正逐渐被社会接纳。

 

不过,资本入局的繁荣背后,是除了RNG 、 EDG 、WE 这些顶级俱乐部之外,绝大多数电子竞技俱乐部处于亏损的普遍状态。

5.

就在李哥昏天黑地的为自己的电竞梦而努力时,变化竟然先来自家乡,忠县。

 

忠县离重庆很远,不通火车, 200 多公里的路程要坐三个半小时的大巴,县里的人羡慕隔壁石柱县的火车站,外出务工往往转乘一个小时车程的大巴到石柱坐火车。这座长江自西南向东北横穿而过的三峡小城,在十几年的三峡工程中,是唯一幸存的 “ 半淹县城。”

 

去年年底,忠县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电竞比赛: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 CEMG 总决赛。这个刚刚摘掉贫困县的小城期望以一座总建筑面积超过 7.9 万平米的电竞场馆为支点,打造一个 “ 以电竞文化乐园、产业孵化中心及其他商业配套为一体的电竞综合体 ”( 忠县《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》)

而那座现代化的电竞场馆,就在李哥上班的工地旁边。

电竞馆在长江的东岸,和主城区由一条忠县长江大桥连接。李哥一点点看它从一片荒地拔地而起,“ 为了赶工期,采用着全钢筋结构 ”,使用着足以媲美 “ 鸟巢 ” 的钢筋量。在忠县政府看来,电竞馆就像一个地标,有了它,忠县转型升级、创新发展新经济的宏图就有了龙骨。

 

根据忠县媒体《 忠州新闻网 》的报道,2 月 15 日( 2017 年 ),国家体育总局相关负责人和大唐公司负责人便来到忠县进行考察,考察团认为 “ 忠县环境优美,景色迷人,适宜发展电子竞技产业。”

 

好像一个符号一样,忠县在短短几个月成了全国第一个“电竞小镇”,从 2017 年下半年开始吸引着各路媒体前来探访。这样的高关注度在忠县历史上都是罕见的。当各路媒体长途跋涉到忠县后,最多的评论和电竞没什么关系,而是 “ 这里的柑橘很好吃。”

 

之后,浙江杭州、江苏太仓、安徽芜湖等一批城市先后高调筹备 “ 电竞小镇 ”,“ 电竞热 ” 从资本蔓延至地方政府层面。

6.

其实电竞馆还没建成的时候,李哥的电竞梦就破灭了。

 

好哥们李鹏程联系了做电竞的朋友,看过李哥以往的战绩后,都没有所谓 “ 试训 ”,对方就下了结论:“ 路人王而已。”

 

“ KDA (杀人率,死亡率,支援率) 4 点多,在职业战队里根本连入门都算不上,7 以上的大有人在,见识到职业的厉害才会发现自己的渺小。”

 

这一点上,汪海草深有体会,职业电竞选手,远比你想象的难找。

 

和大多数电竞战队选人机制类似,队内的选手都从普通人而来,确切的说,是来自一张张国服、亚服排名的榜单。

榜单可以直观的看到玩家的一些重要指数( KDA 、常用英雄等 )。除了这个方式,有时也靠教练和队员的推荐。一旦进入俱乐部视野,将会邀请玩家进行试训,成功后,才是正规的高强度训练。

 

皇族俱乐部位于上海虹桥的新总部大楼,除了三层用于各部门运营和会议之外,四层、六层用于训练,五层则是宿舍,地下一层还将用于就餐厅和健身房的建设。

采访当天,韩国 S8 总决赛失利的皇族英雄联盟战队赶回北京主场休整,参与训练的是英雄联盟二队、炉石传说、绝地求生、守望先锋、王者荣耀战队。每个透明玻璃房内,不停敲击的键盘声夹杂着偶尔的喊叫声,混合成了电竞选手的日常,一般从上午九点延续到晚上十二点。

7.

在忠县采访的当天,电竞馆还在闭馆施工,听说来了外地人,保安师傅很警惕,但还是开了门,约定好 “ 不准拍照 ”。

 

陪差评君来的李鹏程说,去年比赛结束后,媒体对忠县的“电竞热情”很不友好。

 

“ 虽然我们自己知道家乡问题很多,但对那些冷嘲热讽还是很难受。”

 

李鹏程进过一次电竞馆内部,走南闯北的他也对场馆的专业性赞口不绝,说一般电竞馆都是体育馆临时改建,从来没见过能容纳六七千人,专门为电竞量身定做的场馆。

 

“ 全国甚至亚洲最大的电竞馆,中央悬挂着四块环形屏幕,设备都是全新的,就好像 NBA 的场馆一样震撼 ”。

忠县面积不大,打车环主城一圈也超不过十块钱,但是有十几个在建楼盘,还有像 “ 碧桂园 ” 这样大的房地产商,“ 江景房 ” 是宣传语里最普遍的噱头。

城市从江边开始高高低低,层层叠叠的往上长,工地绿色的防护网影绰其中,好像魔法布,掀开就是闪亮的宝物。

电竞馆就建在长江边上,巍峨、现代化的电竞馆被薄雾笼罩,有一种迷幻感。

 

李鹏程希望明年场馆能承办一场 “ 德玛西亚杯 ”,李哥踢了踢脚下的石子儿,觉得 “ 有一场城市赛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 

一个多月后,第二届 CEMG 总决赛将如期举行,县里知道电竞馆的,除了李鹏程他们,好像只剩下出租车司机了。

 

入夜后,电竞馆停止了施工,漆黑一片。行驶在返程的跨城大桥上,差评君突然想起了王小波《 红拂夜奔 》里李靖醉酒的片段:

李靖走到洛阳桥头,再也走不动了,他一头摔倒在明梁边,打起呼噜来。醒来时,只看见漫天的星斗,诺大的洛阳城,只剩下寥寥的几盏灯火

——夜深了。

8.

和李哥失败的电竞梦相比,目前效力于皇族王者荣耀 RNG.M 战队的雨雨显然更幸运。

99 年出生的他,在 “ 农药 ” 还叫 “ 王者联盟 ” 的时候就迅速上手,以全能新人王的身份被当年 KPL (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)首届冠军 AS 仙阁相中。今年年中以 20 万身价转会至 RNG.M 的他,已然是目前战队里资历最老的队员。

 

雨雨高高瘦瘦,聊天的时候喜欢双手交叉,玩弄手指。因为长时间在手机上进行游戏操作,他的手指有些轻微变形。

 

雨雨家在福建,打鱼为生的父母从来没在现场看过雨雨打比赛,他们理解孩子的选择,但并不理解电子竞技这项运动。他们可能不会想到,这个几年前还因为偷拿手机跑出去打游戏被打骂的孩子,已经能够站在中国最顶尖的电竞赛场。

 

这个难度有多大?目前王者荣耀职业联盟东西部共 14 支战队,登记在册队员 105 人,而根据官方数据,该游戏在顶峰时期达到过 2 亿玩家的数量。

 

打了两年职业联赛的雨雨尝试过赛场上的所有位置,每天超过十小时长时间的训练以保证对版本变化的适应、英雄的熟练、战术的默契度,即使在放假回家都要加练保持状态。

 

电子竞技,天赋是第一,但是疏于训练,状态可能在短时间内是断崖式的下滑。俱乐部能做的是发掘天才,规范管理。

 

换句话说,目前国内的电竞,只有培训体系,没有培养体系。一般电竞选手的职业身涯十分短暂, 17~25 岁算是黄金期。和大多数俱乐部一样, RNG 做的是发现电竞选手,国内的环境不可能允许俱乐部从更小的年纪进行培养,既不现实,也不合算。这也一定程度导致了电竞行业选手效应绝对大于俱乐部。

 

目前顶级俱乐部都有突破圈层的高人气选手坐镇,英雄联盟的 IG 曾经的 PDD ,EDG 的厂长都为自己的俱乐部带来过巨大的流量,流量带来的是更多的赞助。目前坐稳第一 ADC 宝座的 Uzi,同样如此。汪海草坦言 S8 赛季初不少赞助商就是为了 Uzi 而来,而那时,俱乐部甚至还没有开启连胜征程。

 

像Uzi 这样的明星选手,拿着超高的薪水,在退役后选择多样,做主播是不错的选择。更多的职业选手结束短暂的职业生涯后,因为错过受教育的黄金时期,回到了最初的原点。

 

谁也不知道,这些万里挑一,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孩子,选择的路到底是不是一场赌博。

9.

去年CEMG 总决赛结束之后,电竞馆只举办了一场天猫赞助的“电子竞技嘉年华”表演赛,一场武林风拳王争霸赛。

 

李哥记得,争霸赛里面有一个叫“一龙”的好像很有名。

 

如今的李哥和李鹏程,都已经结婚,在小城有着稳定的工作,下班后,最喜欢的是呼朋唤友在网吧开黑。电竞梦成了过去式,闲适的生活成了主旋律。

 

在补充采访的最后,李哥发来了长长的语音。

雨雨现在在队里打边路替补,秋季赛赛程过半,出场五次,场上表现还不错,平时偶尔会由俱乐部安排进行直播,和粉丝互动。他很满意现在的状态,希望更多地训练,在有限的出场时间里赢得比赛,还没考虑过退役后的事情。

 

至于汪海草,开始忙着联系赞助商,协调消除战队失利后带来的负面影响。对他而言,立志要做电竞界 “ 皇马 ” 的 RNG ,这些挫折不算什么。


写到这里,差评君所有了解到的事情都讲给大家了。

其实电子竞技是个很热血的事情。

有游戏,就有输赢,有输赢,就会不停地有人争,如果不赢,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。

差评君接触的第一个玩的停不下来的和电子竞技沾边的游戏是 CS1.5,至今都记得各种枪的购买快捷键。

英雄联盟 S2 的时候,差评君也入坑了,也会跟朋友在假期时候没日没夜的撸。

那个时候,差评君也想过自己在一个游戏中打败所有人,站在最顶端,我猜大家也都这么想过。

但还没把别人都打败,自己先被世俗和生活打败了,“ 要继续好好读书,不要不务正业,找个好工作。。。 ”


相较于这些职业选手来说,差评君似乎是个懦夫。


之所以会去看他们的比赛并且支持他们,是因为他们在帮我续写那个我曾经想象过的青春,完成我的梦想。


因为每一个曾经抱着游戏玩一整天的小孩子,都幻想过自己会变成电竞王。



“ 希望明天能看到大家都在朋友圈刷好消息 ”